相关文章

专家热议砸碎广东泥砖房这块“硬骨头”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bxg2018.cn/

  广东150万泥砖房,未来几年下大力气解决,堪称“硬骨头”。这块难啃的骨头到底该如何砸碎?在10月31日举办的整治泥砖房座谈会上,十余官员、专家、网友各抒己见,拍砖支招。

  记者前期曾赴粤东西北地区调查泥砖房现状,发现问题大同小异:无专门协调机构、人手不足、资金捉襟见肘、能建不能拆……

  针对这些难题,与会者从各自专业角度给出药方:效仿从化市“泥改办”,成立专门协调机构;提早统一规划,鼓励“拆旧”以腾挪土地;分级改造,将泥砖房分成几类对症下药;把公共设施建设当成“牛鼻子”,引导农民科学建房;以土地为筹码引入社会资金帮扶,把改造泥砖房当成慈善事业来干。

  建立强有力专门协调机构

  主持人:各级工作人员反映,泥砖房改造与多部门、多方面政策有交叉,这是工作效率不高的原因之一。为解决这个问题,有的地方像从化市,就成立了专门机构,专门啃泥砖房这个“硬骨头”。

  陈植奎:确实要成立一个组织协调机构。泥砖房改造工程涉及乡村规划、土地利用、农村不同群体等等,改造对象复杂。省扶贫办有五六个人在搞,但下一步要完成一百多万户泥砖房改造。改造量这么大,建议起码要临时成立一个类似“泥砖房改造工作办公室”的机构。

  现在泥砖房改造所依靠的各职能部门,都有各自的分工职责,工作任务量很大。成立“泥改办”这样的机构,可以挂在建设部门,或者其他相关部门,将泥砖房改造任务全部归拢给它。广州的从化市已经成立了泥改办,茂名也曾经专门成立相关的改造办公室。

  李剑波:从化专门成立了“泥改办”,市委书记是泥砖房改造领导小组的组长,市长是第一副组长,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是常务副组长,下面还有副市长、纪委书记做副组长,成员单位包括国土、农业、公安、计生、民政等十几个部门。各个镇街也对应成立泥改办,主任由镇街书记担任。

  从化市泥改办28人,在编的大概八九人,此外还有11名从村里抽调上来的大学生村官。泥改办专门设立了12人督查组,对各个镇街泥砖房改造过程中,包括农户审批、资金划拨、工程进度、工程质量等进行全方位的督导。我们还派了五个人,到任务比较重的镇街驻点,全方位督查跟进泥砖房改造。

  引导民企参与泥砖房改造

  主持人:大家都知道,住在泥砖房里的家庭条件较差,困难户占近一半,不少是留守老人带着留守儿童,他们的困难就是一个字“钱”。政府也缺钱,全省有人住的泥砖房约150万户,每户补贴2万元,需要300亿元人民币,这是一笔相当惊人的数字。

  陈植奎:所以要创建市场激励机制。南方日报之前的报道说,海南用十几年时间完成了16万户的泥砖房改造,为什么投入资金那么少?就是采取了社会激励机制。广东这几年通过扶贫济困日等筹集资金,碧桂园、恒大、星河湾等大企业也参与农村住房改造,有很多亮点,但毕竟只是小部分,还处在试行过程中,没有全面形成文件去引导民营企业参与泥砖房改造。

  引入民营企业参与,改造“空心村”,盘活农村集体用地,可以节省大量土地。以土地作为筹码引入社会资金参与改造,一方面可以改善农村居住环境,一方面减轻农民负担。

  刘志强:省里、地方财政补贴要不断上调,但政府不可能包办。泥砖房改造,农民自己要出一部分钱,但现在很多单位去扶贫,发现一些扶贫对象条件有限,短时间内无法马上脱贫,只能暂时靠“输血”,更盖不起新房。农村泥砖房改造离不开扶贫,15000元的补助,能否建了新房就给?另外一些养老院有空的床位,能不能将无力改造的年老农民转移过来?

  赖作卿:农民建新房不是一两个月就能完成的,政府是要补贴,但政府运行的方方面面都要钱,怎么发挥杠杆作用?将社会资金充分运作起来。15000元的补助可以考虑不是马上就给,而是贴息,政府财政经费作为改造基金。

  公共设施建设作“牛鼻子”

  主持人:现在去乡村里走走,不少人说,“新房盖起来了,却没新村的模样”。新房到处建,看起来有点乱。

  黄长江:建房规划时要考虑到村庄功能,生产用房、居住用房、紧急避难场所、污水处理、垃圾处理等等,规划既考虑到现在建设的需要,也考虑到将来发展的需要,这点非常重要。

  村庄的土地利用规划要跟建设规划同步。如果你改建了旧的泥砖房,节约了土地,政策可以考虑奖励土地指标给你。当地政府也有积极性,有用地指标发展工业。

  罗小苑:整个村子统一规划,其实很难,特别在山区。农民住在山里,规划了新房,大家不愿意搬走,因为他没办法找到工作。搞泥砖房改造,要结合村容村貌改造,不要单打独斗。现在有些地方,良田上面盖起了新房子,这怎么行?有些农民把土地当成私有的东西,必须要有明确的规定进行管理。

  赖作卿:规划好农村住房、公共设施,引导农民相对集中居住,但强行搞太大也不行,生产、生活成本会高很多。公路一建成,农民千方百计在路边建房,这说明什么?农民充满智慧,他们期盼有好的公共设施。那就将公共设施作为泥砖房改造的“牛鼻子”,引导农民合理科学建房,而不要指望泥砖房改造一两年就全部解决。

  温文清:梅州近年打造了大批新村,比如丰顺县,有一个新村没建新房,在旧房基础上改造,投入资金很少但效果很好。传统的围屋,一米多高的石砌地基非常坚固,上面就是泥砖房,将它按照原有的风貌重新改造。农民也开心,说这是保留了他们客家围屋的原始风貌,保存了文脉。在一窝蜂的拆旧建新中,这是一个新方式。

  ■专家建议

  胡靖:区别对待、整体规划、适当集中

  首先,每个村庄、村民情况千差万别,一定要区别对待。整体规划,比如委托咨询机构,帮助镇、村做好规划,一定比没有规划好。规划体现村庄农耕文明的特点,体现可持续性、整体性。

  二是退房还林、退房复垦。如果泥砖房建在坡地上,可以采取相应政策鼓励农民退房还林。有些泥砖房在平坦地上,水土条件好,鼓励农民退房复垦。有激励政策调动农民积极性,可以增加广东的生态存量,增加耕地面积,其实就是政府花钱买公共品,非常划算。

  广东被废弃的泥砖房占地可能超过30万亩,置换成用地指标,非常可观。比如开发区需要用地指标,要批几百亩相当困难,借助泥砖房改造盘活用地,在总量平衡和控制的情况下,允许地方内部平衡,增减挂钩盘活用地,这是个大好机会。

  三要适当集中、增减挂钩。泥砖房是传统农业对应的居住方式,如今农业产业化,不一定有猪圈、农具储藏室,农民可以集中居住,使公共设施的支出得以减少。比如以前有几个自然村,现在就合并为一个自然村,原来老房子拆掉,腾出土地。集中居住,解决了水、电、气、网等现代生活基本要素,也能解决孩子上学问题。

  最后是服务下沉、社区管理。教育、治保、卫生、娱乐、文化、体育等公共服务都下沉,可能让农村向着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方向加速前进。

  ■网友十招:

  杨馥铭:不仅是扶贫济困 也是转型升级

  放准盘子

  海南抓住国际旅游岛的契机,一揽子解决泥砖房。我们把泥砖房改造放在扶贫办,牵涉那么多部门,靠扶贫办几个人怎能解决这么大盘子的事情?相关部门要将事情想好,从职能上看谁最得力做这件事。

  摸清底子

  广东究竟有多少泥砖房?真正改造泥砖房,应该实打实做好细化到村的花名册。泥砖房数量是浮动的,逐渐减少。

  分清类型

  住户想改造还是无力改造,有新宅基地了不拆旧房、还是旧房不适于原址再建,村庄在郊区还是山里,村庄具不具备整体规划条件……大致划分为几种类型,类型分清楚了再来找对策。

  细化对策

  摸清楚情况后制订相应的办法,根据不同情况给出不同出路。比如,有能力改造的,政府补助多少;无力改造的,政府帮你建一部分,剩下部分由你自己建还是村集体建。总之就是给你出路,尊重农民意愿,多给几条出路让农民选定,农民自然没话说。

  多元施治

  敞开大门整合社会资源,社会力量的诉求哪些是合理的,我能满足什么,能置换什么。比如盘活土地,可以合理合法地给社会力量带来利益。

  完善鉴定

  建了新房不愿拆旧房,相关部门可以进行老房鉴定。不能总说危房不能住,人都有侥幸心理的,如果你有法律文字的凭证,告之危险究竟在哪里。

  查改兼顾

  泥砖房改造不是简单的脱险,不是简单的扶贫济困,要查摸出一整套可行方案,协调相关部门部署。

  明晰目标

  “未来几年花大气力解决这件事”,确实没退路了,这种房子随时间推移越来越老化、越来越危险。每年确定一个目标,明确每年解决多少泥砖房,这是一个硬任务。

  做实监督

  下面的数字很多不是查的,而是估摸的。泥砖房花名册,分管领导手里一本,媒体手里也有一本,隔段时间大家就查一查,眼看泥砖房一年一年在减少。

  配套升级

  泥砖房改造不仅仅是扶贫济困,也是广东转型升级中的一环,配套进行的规划、土地使用、低收入困难户鉴定、监管,正是农村转型升级遇到的问题。泥砖房这块“硬骨头”背后,纠结的是村庄无规划、少监管,现在必须突破解决。(张学斌 汤凯锋 曾夔 崔嘉祺 金祖臻)

 

声明: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东方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 电话:021-60850000